起底:世界上最古老的银行——意大利锡耶纳银行540年盛衰史

在游历罗马、米兰、佛罗伦萨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涉足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名城锡耶纳。从佛罗伦萨出发,只需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便可来到这座悠久历史的中世纪古城,文化遗迹、巍峨建筑及艺术典藏的完美结合,无愧为人类文化遗产。穿梭在古老而蜿蜒交错的狭街曲巷,欣赏贝壳状的卡姆博广场,散落城市各处的罗马和哥特式的教堂,周边的意式田园风光,使游客仿佛穿越至欧洲中世纪。

不过,你要小心谈及佛罗伦萨及美第奇银行是意大利的骄傲,因为锡耶纳人会不以为然。锡耶纳有世界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创立于1240年的锡耶纳大学。锡耶纳有连接意大利和法国的佛朗西哥那古道,因而成为欧洲中世纪贸易、金融和艺术中心。锡耶纳银行家和贸易商以羊毛生意和货币借贷而著称,比美第奇家族更早在欧洲享有声望。皮科洛米尼(Piccolomini)的银行创办于12世纪,是欧洲最早的银行之一。奥兰多•邦西尼奥里(Orlando Bonsignori)的金融企业被誉为13世纪最伟大的银行,欧洲的最大银行和企业,其机构遍布欧洲各地,经常参加法国香槟集市,提供汇票、贴现、兑换及融资业务,还成为教皇的主办银行。12世纪以来,锡耶纳人不仅在城市建设方面与佛罗伦萨展开竞争,13至16世纪间还与佛罗伦萨战争相怼,可惜锡耶纳失败了。奥兰多·邦西尼奥里家族银行也在14世纪初倒闭了,连带着教皇尼古拉斯四世损失了80000弗罗林。其后才有美第奇银行的兴起,美第奇祖先原是托斯卡纳的农民,开办银行或受锡耶纳金融意识的启示?可惜,美第奇家族也没能笑到最后,而创立于1472年的锡耶纳银行却生存至今,熬成了意大利乃至全世界现存最古老的银行。常言说得好,金融业“剩”者为王嘛。

锡耶纳银行创立时,达芬奇还是不名一文的20岁小伙子,英国的玫瑰战争正打得火热,美国还没有被哥伦布所发现,而锡耶纳银行已经在向客户提供金融服务了。540多年历史,使银行不仅拥有珍贵艺术收藏和无价历史文献,银行自身也成为古董文物了。上方为锡耶纳银行铜章,该章发行于1933年6月11日,为在罗马的埃斯波西齐奥尼宫举行的展览会而发行。铜章重8.1克,直径27毫米。铜章设计师是普布利奥·莫尔比杜奇(Publio Morbiducci,1888—1963),这位意大利著名艺术家和雕塑家出生于锡耶纳,他的家庭为传统工艺世家,本人求学于罗马美术学院,也是1923年里拉硬币的设计师。章的一面是头戴母狼、公牛雕塑羽型头盔的罗马皇帝肖像,上方文字是罗马共同家乡(Roma Commvnia Patria),是否追述着互助合作文化的源泉;铜章另一面呈现麦穗和谷仓的图案,展示了锡耶纳银行为农业服务的宗旨。位于萨林贝尼宫(Palazzo Salimbeni)的锡耶纳总部大楼,属于仍在使用的全球最古老的银行大楼,锡耶纳银行自1472年入住后一直未搬迁过。银行大楼始建于14世纪,19世纪重修。哥特式风格的外部简洁低调,内部存有艺术珍品及银行古老的账册票据等档案。大楼原属萨林贝尼(Salimbeni)家族,13和14世纪时,萨林贝尼家族为锡耶纳的豪门。银行门前柱子上是母狼喂乳雕像,据说锡耶纳城创建者是由罗马城奠造者两兄弟之一列莫的俩儿子塞尼奥(Senio)和阿斯卡尼欧建于公元前29年。锡耶纳的城市名亦源自塞尼奥,因此喂乳父亲和伯伯的母狼也成为了锡耶纳城的徽记。银行大楼前塑像系18世纪的经济学家和主教班迪尼·萨卢斯蒂奥(Bandini Sallustio,1677—1760)的雕像,雕刻创作于1882年。萨卢斯蒂奥以自由贸易和单一土地税理论而著称。

意大利可谓欧洲现代银行业和贸易的发源地,在金融发展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革新角色,威尼斯、佛罗伦萨、锡耶纳、热那亚、米兰等城邦发挥了主导作用。但意大利早期金融机构,只为少数富有的贵族、教宗和精英服务,贫困农民、工匠和商人被迫接受高息借贷的盘剥。教会为了反对高利贷,避免社会两极分化,15世纪下半叶年意大利方济会的修士开办了被称为蒙特斯·彼达(monte de piete)的典当行。通过慈善或典当方式给予穷人无息或5%以下低息小额信贷,以廉价借贷来对抗从事高利贷及垄断金融市场的犹太借贷者,在1462至1470年间,约发展了40个蒙特斯•彼达。据对意大利1300年至1861年境内各城市的人口数量序列回归研究,当时犹太人聚居区的借贷店铺比其它地区高35%到55%。而教会针尖对麦芒,在犹太高利贷商较多地区,成立蒙特斯·彼达也比其它地区高54%。

1472年3月4日,锡耶纳开设了首家蒙特斯•彼1483至1484年间,银行发放了7392次贷款,合计7500弗罗林,单笔贷款平均仅为1弗罗林,真可谓“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锡耶纳银行成立后并非一帆风顺,一度也想“贷大贷长”,却不料铩羽而归,1492年银行参与的哥伦布远征融资就遭受了很大损失。然而“亡羊补牢,犹未为晚”,银行还是重归初心,围绕“三农”、服务“小微”,将客户定位为周边熟识的农民。

气候良好、生产稳定使当地农业贷款的风险明显小于贸易融资和商人贷款。锡耶纳银行通常接受服装和珠宝作为贷款抵押品,之后以土地为主要抵押品。因客户违约收回抵押品,贷款贷成了大地主,当地许多地产和巴罗洛(Barolo wines)葡萄酒庄都成为该银行的财产。1574年银行尝试对畜养农户的发放无担保的信用贷款,扶持贫穷农民。1624年锡耶纳并入托斯卡纳大公国后,银行更名为锡耶纳牧山银行(Banca Monte dei Paschi di Siena ,简称锡耶纳银行,BMPS)。银行名中新增加的“paschi ”一词,系意大利语“牧羊人”。Monte dei Paschi指的是牧山。

随着政府取消对储蓄银行利息保障,锡耶纳银行开始发行土地债券吸收资金,假若有兴趣考证,或许锡耶纳银行还是全球土地信贷银行的最早祖先。锡耶纳银行的业务紧紧围绕锡耶纳区域经济和公共工程的策略,使其躲过了20世纪30年代初的全球经济危机,而当时意大利其他银行几乎全面崩溃。几个世纪以来,锡耶纳银行作为当地政府控股的银行,在锡耶纳农业经济、工业发展、城市建设和就业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银行保持了审慎的的贷款组合和经营策略,每年利润都留有一半或更多以备不测,其他利润每五年分配一次,因政府持有主要股份,不少利润用于宗教事业和贫民。

随着意大利的统一,锡耶纳银行开始国内扩张,1929 年收购并整合了托斯卡纳信贷和佛罗伦萨银行(CreditoToscana and Banca di Firenze),拉开了购并序幕(见上方托斯卡纳银行佛罗伦萨分行铜章)。1950年代和1960年代,意大利经历了一个快速现代化和持续的经济成长时期,锡耶纳银行抓住机遇,发展至20世纪80年代末, 成为了意大利最赚钱的银行之一。由于意大利统一前城邦众多,形成众星罗棋布的小银行。20世纪80年代意大利政府鼓励银行业购并整合,适应于欧共体贸易壁垒的降低,锡耶纳银行利用其雄厚的资本大肆收购和扩张,朝着做大做强目标狂驰。1990年收购了西西里岛和伦巴第大区的若干小银行, 控股了托斯卡诺中等信贷银行和国家农业信贷银行(Mediocredito Toscano and IstitutoNazionale per il Credito Agrario)。

1992年锡耶纳银行收购意大利普拉托储蓄银行(Cassa di Risparmiodi Prato),后于2003年将其出售于维琴察银行。与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成立合资人寿保险公司蒙特斯·帕琪·维塔(Monte Paschi Vita),之后发展成为意大利最大的银行保险产品提供商。1994年锡耶纳银行开办资产管理公司(Ducato Gestioni),1995年锡耶纳银行改制为股份公司并于1999年在意大利证券交易所上市, 同年控股收购曼托瓦纳农业银行(Banca Agricola Mantovana),见右方铜章。2000年又收购萨伦塔银行(Banca delSalento)。2007年,为了向意大利全境扩张,该银行花费90亿欧元高价从西班牙桑坦德银行手中收购了安东维内达银行(Banca Antonventa),该行在意大利银行业中贷款排名第九,资产排名第8,拥有1000家分行、10800名员工和500亿欧元资产。安东维内达银行的历史可追溯至1893年,后来经过多次收购合并后被荷兰银行吞并。

在苏格兰皇家银行、比利时通用银行和西班牙桑坦德银行对荷兰银行的世纪并购后,安东维内达银行作为战利品的划分由桑坦德银行接手,而桑坦德银行即甩手卖给了锡耶纳银行。同年,收购上瘾的锡耶纳银行再投资3.99亿欧元收购了意大利比耶拉和韦尔塞尔储蓄银行(Cassa deRisparmio de biella e vercell)。收购者还沉浸在享用盛宴的喜悦中,一点没有感觉到世纪难遇的金融危机已经黑云压顶。

锡耶纳银行迅速成长为仅次于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和圣保罗银行的意大利第三大银行,在意大利拥有2032个分行,41个海外分行和代表处。该银行是香港回归后获准开业的第一家外资银行,还在北京和上海设立了代表处和分行。银行总资产超过 1530亿欧元。锡耶纳市居民仅有5万多人,而锡耶纳银行的全球雇员有2.5万多人。在锡耶纳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在锡耶纳的人,不是这家银行的雇员,就是它的前雇员,或是即将成为其雇员。”人们将锡耶纳银行视作城市的象征,为小城市能拥有全意大利有影响力的大银行而骄傲,也支持锡耶纳银行的扩张行为。享用收购兼并的饕餮盛宴确实很有快感,只是吃得太多太快难免会噎着。人们赞赏购并带来的快速成长,但在靓丽的外面下,外界看不见的是隐痛和内伤。购并会使失败者成功,但也会使成功者失败。特别是对安东维内达银行不计代价的收购使锡耶纳银行负债沉重,更遭霉运的是收购完成时的2008年5月,恰是全球金融危机来临之时。在众多因素的推动下,疾病终于迸发了。

金融业是跑马拉松的行业,并不欣赏百米短跑冠军。跑了540多年马拉松的锡耶纳银行,按理说是业内好手,可惜在上世纪90年代后连续十几年的激情短跑后,耗尽了体能。虽然如愿以偿地成为了意大利领先的大银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syhc.com/,维罗纳但实力大损,免疫功能下降。2008年的金融危机及之后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意大利的银行还大规模向未能及时还款的贷款者,提供宽松标准的借贷展期来进行“打捞”,期冀经济上行后,贷款者能顺利还款。然而愿望很美好,现实却骨感,经济持续不景气,意大利银行业坏账一直飙升。锡耶纳银行持有价值250亿欧元的意大利主权债券,原本认为是最安全的资产,没料到危机后债券价格大跌。2012年上半年锡耶纳银行亏损了20多亿美元。银行股东地方基金会怕摊薄股份,并不愿增发新股补充资本,以致危机加剧。面对亏损的财务报表,锡耶纳银行管理层只能饮鸩止渴,出售资产度难关。2007年花费3.99亿欧元买入的比耶拉和韦尔塞尔储蓄银行,被迫以2.055亿低价抛出救急。

只是一病未消一病又起,2009年锡耶纳银行曾与德意志银行和野村证券签订过3年期衍生品合约,出乎意料损失7亿欧元,更糟糕的是当初合同签订还未报告银行审计师及监管部门。消息曝光后,2013年1月23-25日,银行股价暴跌20%,前行长朱塞佩•穆萨里(Giuseppe Mussari)引咎辞去了意大利银行协会主席的职务。紧急状况下,意大利央行给予锡耶纳银行41亿欧元(合54.7亿美元)的国家救助,引发社会一片哗然。

尽管如此,每况愈下的状况未能改变,锡耶纳银行的亏损额和不良债务仍在增加,2014年该银行亏损53.4亿欧元,在该年欧洲所有银行的评估中,锡耶纳银行名落孙山。2016年再度亏损33.8亿欧元。不良贷款率22%,不良债务占意大利银行业比例超过10%。虽然锡耶纳银行组织了700人的团队来处理不良资产,但在2016年7月欧洲央行为了解欧洲银行业抵御极端环境冲击的能力,又一次进行银行业压力测试时,锡耶纳银行仍被判定“不及格”。其银行普通股权与一级资本比例在不利经济情形下为负2.2%,成为欧洲51家测试银行中,唯一一家资本或许荡然无存的银行,甚至可能出现 88 亿欧元的资本缺口。神经紧张的欧洲央行迅速要求耶纳银行整改,要求其3年内削减30%的不良债务,不良贷款额从469亿欧元降至326亿欧元。处于风暴中心的锡耶纳银行,董事长和CEO辞职,投资者出逃,一年内锡耶纳银行的客户取走了14%的存款。从2007年至2016年,锡耶纳银行股价从每股近100欧元沦落至不足0.3欧元的垃圾股,市净率仅为0.1倍。这一事件还连带冲击了整个银行业,意大利五大银行平均市净率降至不足0.25倍。2016年12月,锡耶纳银行再向意大利政府提出救援恳求,同时四处寻找投资者,甚至通过欧洲央行探讨中国的银行有无收购兴趣。也积极出售资产自救,锡耶纳银行的比利时子公司(BancaMonte Paschi Belgio)以4200万欧元价格出售给一家基金公司。2017年2月3日, 锡耶纳银行的卡业务亦以5.2亿欧元的价格出售。不过积重难返、颓势难扭,2017年锡耶纳银行依然亏损35亿欧元。

为应对危机,意大利政府曾想推出400亿欧元的银行业救助计划,通过发行国债、政府资产抵押等措施进行债务重组,但计划被驳回。欧盟反对成员国政府过早干预,要求受困银行的股东、债权人和部分储户应首先承担损失,而后才能获得纳税人的救助。为防止危机扩大,欧盟要求意大利政府出面担保银行自行发债,严格限制获得流动性援助对象的资格,但这一举措难以解决意大利银行危机。

因久拖不决,2016年上半年,意大利银行业不良资产总额已高达3610亿欧元,占整个欧元区银行不良资产总额约40%,占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的20%左右,不良贷款率4倍于欧盟国家的平均值。另据意大利央行调查,2011年至2014年间,所有不良贷款的收回率为41%,那么3600亿欧元不良贷款最终只能收回1476亿欧元,损失2124亿欧元,约为意大利GDP的13%。这使当时受英国脱欧震荡的意大利及欧洲经济“雪上加霜”,甚至有人认为意大利银行业危机,更甚英国“脱欧”的冲击。因为问题丛生的意大利银行业规模据欧元区第4位,是欧盟金融最薄弱的环节之一。在意大利约500家银行机构中,已有114家银行的德州比率(即一家银行的坏账与核心资本的比率)超过100%。其中24家银行的德州比率超过200%,而锡耶纳银行的德州比率甚至高达269%。通常德州比率超过100%的银行已缺乏足够资金来吸收不良债务损失,更高者甚至破产危险。

意大利银行业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仅锡耶纳银行最低需要注入90亿欧元资本,需拯救的还有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维琴察银行、威尼托银行、卡里格银行等。通过私营部门进行资本重组的种种努力失败后,还只能由意大利政府掏钱为锡耶纳银行解困。2017年1月25日, 锡耶纳银行发行了由国家担保的1至3年债券70亿欧元。2017年7月欧盟批准意大利政府向锡耶纳银行注资54亿欧元,作为预防性资本重组,同时强制债券持有人债转股。锡耶纳银行则承诺同意一项五年的重组计划,包括改变业务模式、提高效率、加强信用风险管理,对高管人员薪酬设限。在5年内出售286亿欧元坏账,其中261亿欧元通过证券化项目出售,并裁减占比20%约5500名员工。虽然意大利政府无意将锡耶纳银行国有化,但通过一次次的政府救助,意大利经济和财政部对锡耶纳银行的持股已经高达68.25%。原来的锡耶纳市基金会持股从危机前的55%下降到低于2%。

锡耶纳银行侥幸地又一次死里逃生,540多年的历史还能延续,这当然不是“老”而不能到,意大利政府输血救助,是担忧危机扩散外溢,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波及意大利金融及经济体系。这一救助也引起许多批评和抗议,认为政府动用“公共资源”挽救银行,只解缓燃眉之急,对危机四伏的意大利银行业,只是隔靴搔痒未涉及根本,没有改变银行经营管理不善状况,未来更大的“爆雷”风险依存。

世界上尚存且至今仍在经营的前三家古老银行,分别是成立于1472年的意大利锡耶纳银行,1590年成立的德国贝伦贝格银行(Berenberg Bank)和1668年的成立的瑞典国家银行(SverigesRiksbank)。

其中瑞典银行已经成为中央银行,安然摆脱了商业风险,贝伦贝格银行则专注于投资银行和私人银行领域。作为排名第一的商业银行——锡耶纳银行,漂浮商海540多年,历经残酷的宗教冲突和城邦战争,见证了黑死病瘟疫、文艺复兴、饥荒灾难、墨索里尼统治、两次世界大战,曾作为锡耶纳城市财富与荣耀的象征,被当地居民戏称为“牧山老爹”,一度还是意大利最安全的银行,然而晚节不保,命悬一丝。2016年4月德国联邦银行一位董事会成员直言不讳地说,“一些希腊和意大利银行都是僵尸银行(zombie banks),只是出于政治原因才被保留”。虽然他隐晦地没有直接评论锡耶纳银行是否包括其中,但作为意大利表现最糟糕的锡耶纳银行,人们十分明白他的所指。

病因是众多因素积累而成的。首先是经济失衡造成了金融危机。意大利经历了数十年的经济繁荣,但繁荣背后是高企的债务率。2017年意大利国家债务已高达2.26万亿欧元,杠杆率131.8%,远超欧元区政府平均杠杆率的90%。银行业的杠杠率亦高,2015年意大利银行业资产规模3.91万亿欧元,是GDP的238%。此外主权风险高,意大利银行向本国政府提供的贷款和持有的政府债券,占银行业总资产比重高达18.5%,危机前意大利还向国际银行业借款5500亿欧元。负债高、规模大,一旦金融风险爆发,必然波及广、影响大。意大利长期以来经济结构失衡,基础设施落后、增长动力不足的深层次矛盾没有得到解决。内需不振,失业高企,为维持高福利又债台高筑,如欧盟国家在2005年和2007年老年社会保障支出占总社会保障支出平均比重分别为33.7%和33.5%,在意大利分别为46.3%和47.2%。

危机后意大利经济衰退,政府有心提振经济,但财政发力空间狭窄。国内生产总值一半时间为负增长,增长最高时只1%。2007年到2013年间,意大利损失了四分之一的工业产能,2011年意大利10.5万家小企业倒闭。社会失业率超10%,青年失业率高达35%。2017年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比2007年缩水近5%,经济要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估计需15到20年。意大利政治也不稳定,自1946年以来,有过64个政府,平均每个政府执政410天。政府缺乏长远考虑,担忧失去选票,不愿深度改革和调整。无钱靠发债,靠向银行融资,经济停滞又使银行风险递增、盈利疲软。政府也想从增税中找钱,但本已失业严重,增税物价攀升,经济和金融的复苏之路更加漫长。

其次是制度缺陷酿成银行风险。意大利是银行主导型金融体制,长期实行宽松的货币环境和低利率政策,挤压了银行的利润空间。银行业务以贷款为主,资产结构单一,金融市场不发达、理财和投行等中间业务收入占比低。银行业还机构臃肿、成本过高。欧盟每10万居民享有28家银行机构,意大利每10万居民有60家银行机构,意大利银行业盈利水平在欧洲一直垫底,制约了银行资本补充和坏账核销能力。不良贷款令资产负债表承压的同时,还面临漫长的司法程序和复杂的核销流程复杂,使银行坏账平均冲销时间高达6年,以致坏账堆积。

锡耶纳银行股东和管理层所犯错误严重。储蓄银行起家的锡耶纳银行,受政府的影响较大,政府对锡耶纳银行“父爱”倍至,全力支持。锡耶纳银行也一直赞助该市文化、教育和体育项目等公益项目。锡耶纳银行董事会16名董事中8位由锡耶纳市政府指定,其余则由周边省、锡耶纳大学和教区提名。银行决策通常重视地方利益,忽视银行风险。在锡耶纳银行初遇危机时,基金会股东拒发新股补充资本,担忧稀释地方股权和主导权,进而导致银行危机升级。这家传统和小心谨慎的银行,在经历了十几年的快速发展后,开始忘乎所以,管理层战略决策失误,风险控制缺失。盲目购并造成债台高筑,管理不善深陷风险泥淖,投资失误酿成巨额损失,衍生合约导致交易及合规风险,一连串犯错以致积重难返。

再次是政策异见造成决策迟缓。欧元区统一的货币,与不那么统一的财政政策、财经纪律一直存在着尖锐矛盾。2014年欧盟实行银行业单一监管机制,129家银行包括锡耶纳银行由欧洲央行直接监管,对危机银行处理方式、债务损失承担又产生新的分歧。2016年1月,欧盟出台银行复苏和清算指令,反对成员国全部用政府资金为坏帐银行埋单。一家银行在接受公共资金注资之前,要求其股东和债权人至少承担银行债务损失的8%,这一刀切的做法引起了意大利的不满。意大利数百万小散户投资者持有约2000亿欧元的银行债券,意大利银行30%的次级债也卖给了他们,其中4万名小散户就持有锡耶纳银行次级债21亿欧元。这些盲目或被误导买入银行债券的普通投资者,缺乏抗风险能力,一旦失去“钢兑”、遭受损失,必将示威闹事,导致金融市场动荡,经济衰退下滑,更担心投资者会用脚投票,支持主张脱离欧盟的“五星运动”党。意大利政府和欧盟彼此扯皮以致危机久拖不决,修复资产负债表迟缓,银行坏账风险加剧,也使欧洲金融危机复苏远慢于美国。

不过现在的世界都强调“本国”优先,意大利政府不会因为欧盟监管指令,而放弃对本国银行业的救助。欧洲也不想动摇欧元和欧盟的根基,必然是欧洲的一体化更为重要。双方最终达成协议。2017年意大利政府处置了濒临倒闭的意大利威尼托银行(VenetoBanca)和维琴察大众银行(BancaPopolare di Vicenza),将两家银行好资产和坏资产分开,质量最好的资产将以象征性的1欧元价格卖给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同时,政府动用公帑172亿欧元,向联合圣保罗银行支付52亿欧元,并提供120亿欧元担保。在意大利银行政府的支持下,该国银行危机在逐步解决之中,但是解决方案还是政府买单、故曲重奏。意大利银行业依然是欧洲经济最薄弱的环节,整个2018年,意大利银行系统又损失了近30%的市值。灰犀牛并没有离去,危机并没有消失,世界上最古老的银行会不会离去和消失,人们还在拭目以待。

原标题:《【姜建清专栏】起底:世界上最古老的银行——意大利锡耶纳银行540 年盛衰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