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基辅迪纳摩俱乐部 迪纳摩诠释足球高于生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gzsyhc.com/,赫塔费

到基辅采访欧洲杯,你必然会去基辅迪纳摩俱乐部,不仅因为本届杯赛中乌克兰国家队拥有9名来自该俱乐部的球员,也不仅因为在基辅参赛的球队会选择这里作为赛前训练的基地,而是因为这家俱乐部本身。在基辅,哪怕随便问一个路人,他也一定能向你指明俱乐部的方位。市中心独立广场一侧,转一个路口,就能望见不远处一座小山包,基辅迪纳摩俱乐部就掩映在山脚下。

俱乐部正门外有一间醒目的球迷商店,欧洲类似迪纳摩这种历史悠久的俱乐部,球迷商品的开发已经非常成熟,从10格里(约合8元人民币)的钥匙扣到上千格里的舍甫琴科签名球衣,应有尽有。

绿树成荫,静谧怡人,从迪纳摩俱乐部正门进入,迎面就是那座标志性的瓦列里·洛巴诺夫斯基雕像,这位乌克兰足球神线年倒在赛场的教练席上,葬礼当天基辅街头为他送行的市民多达21万人。洛巴诺夫斯基的一生几乎就是乌克兰足球和迪纳摩俱乐部的一切,在他麾下先后有布罗欣、别拉诺夫和舍甫琴科三名弟子登顶欧洲金球。2004年,当舍甫琴科捧得金球之后,他带着奖杯回到这里,静静地与恩师分享荣耀。

作为前苏联和乌克兰足球的绝对豪门,基辅迪纳摩俱乐部成立于1927年,保持着13次顶级联赛冠军的纪录,另有19座杯赛冠军和8座超级杯冠军。在欧洲赛场他们同样有着辉煌的战绩,获得过2次欧洲优胜者杯冠军和1次欧洲超级杯冠军。

通往洛巴诺夫斯基球场有一段斜坡,俱乐部办公楼倚球场而建,球场外草坪上立有一块石雕,刻画着四个姿容悲壮的年轻人。俱乐部的工作人员鲍里斯向记者解读了石雕旁的乌克兰语铭文:纪念为祖国荣誉而战的英雄们,赞扬他们不向侵略者屈服低头的英勇。

迪纳摩俱乐部的传奇色彩很大程度上并非来自于那三座金球,以及数不清的奖杯,而是这块石雕背后一段特别的历史。

体育迷可能看过一部叫《胜利大逃亡》的影片,讲述了二战期间纳粹国家队与盟军战俘队的一场球赛,片中战俘队在历史中的原型正是基辅迪纳摩。影片中,史泰龙和贝利在击败纳粹球队之后,在全场欢呼球迷的簇拥下以英雄般的方式实现了大逃亡,但历史远比艺术残酷,史泰龙扮演的迪纳摩门将特拉塞维奇和他的队友在击败纳粹球队之后,先后遭到枪杀。用足球作为武器,向侵略者回应民族的不屈,迪纳摩诠释了什么是“足球无关生死,足球高于生死”。

鲍里斯说,战争给迪纳摩造成了摧毁性的打击,战前稳定在苏联超级联赛上游水平的迪纳摩后来一度排名垫底。而经过多年大力发展青训,甚至缩短冬歇期这样的艰辛付出,迪纳摩才终于卷土重来。

洛巴诺夫斯基球场初看很像国内青岛的天泰体育场和广州的越秀山体育场,都是那一时期球场的建筑风格,球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宏伟,仅容量而言甚至不如老旧的八一体育场,只能容纳1.7万人左右。不过,就在几年前,这里还承办过欧冠,可见球场虽小,但设施绝对一流,健身房、媒体中心、新闻发布厅等功能区一应俱全。不过,1.7万人的容量实在无法满足球迷的需求,上赛季,迪纳摩队将主场搬到了本届欧洲杯的决赛场地能容纳8万人的基辅奥林匹克体育场。

来到俱乐部二楼的媒体中心,欧洲杯期间这里被设置为一个临时的史料荣誉陈列室,沿着墙角,摆放着大大小小数十个俱乐部历史上赢得的奖杯,记者挑中一个造型高大的奖杯打算合影,鲍里斯却走过来指着一旁的另两座奖杯提醒记者,“你应该找它们。”记者定睛一看,正是俱乐部历史上的两座欧洲优胜者杯奖杯。“你可以捧起它,没关系。”鲍里斯说。

当记者认为迪纳摩的历史全都浓缩在这个展厅内时,鲍里斯介绍说,这只是一小部分,“俱乐部博物馆也随主场搬迁到奥体了,那里陈列的物品比这里要多上太多。”记者不禁感叹,何谓传统,何为传承,尽管只是一家乌克兰俱乐部,但迪纳摩宁静低调的沉淀已足以成为国内俱乐部效仿的榜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